给我十七万的男孩(直男爱上GAY)(下)
2019-02-23 12:58:39 来源:网络 编辑:知雨 作者: 点击: 评论: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我总觉得小雷在我面前,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我希望小雷在心理上尽快的成熟起来。

学校领导也来医院看过几次,他们首先对小雷说了一些鼓励的话,然后对我进行了一阵表扬。我心不在焉的听着,只是在等待他们口中的那个“但是”,果然一阵寒暄后,他们的长话终于来到了“但是”,仔细听下去,于是我就知道了学校对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。

先给读者们补习一下我们学校的处分制度吧,不知道和你们现在学校的是否一样。这个处分总共分四个层次,首先是口头警告、严重警告,这两种是不进入学生档案的,接着就是记过、记大过,这两者是进入学生档案,如果在一年之内表现好,那么毕业的时候可以取消。然后就是停学,留校察看,这个进学生档案,而且不能取消,最后也就是最严重的一种,大家也都知道吧,那就是退学,保留或不保留学籍。

处理结果显示,我和小雷都是第二名。

小雷的是第二个层次的第二种,也就是记大过。

我的是第一个层次的第二种,也就是严重警告。

在火车上呆了一晚,我就回到家了。这次火车意外极了,居然没有晚点。

然后我就看到了那群死党,腾冲、苏菲……还有王直,这家伙刚刚从新加坡回来。我记得那时候新加坡学生的放假时间好像和国内的不同,所以每年假期的死党聚会,王直总是最后一个报到。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找错原因了。看见我回来了,大家一个劲道的高兴,直叫今年怎么是你小子最后一个报到了,该罚酒该罚酒。我也很高兴看到他们,毕竟大家都是那么多年的感情了,死党团的名字也不是这么容易叫来的,有那么多的青春好朋友一起长大,你说这是不是幸福?

我就说,喝就喝呀,老子怕谁呀?老子这个学期,酒量可就看长了,今天看谁先翻到桌子脚。

我们那个县城,方言很重,说“我”这个代词的时候,都是说“老子”,也就是说,没有“我”这个称呼。当然这是在年轻人的身上才有,老一辈的还是比较谦虚的。中国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现象吧?比如说,“格老子”?是哪个地方的方言?

呵呵,这样的自称很牛吧,不过也好像很痞气的,想想我就这样一个环境长大的,身上没有点痞气,那简直太困难了。我不是荷花,也学不会身出淤泥而不染那样的洁癖神功,所以想一想,我的那些大学同学给我毕业留言册上写的评语,还真的比较中肯啊。果然是旁观者清,虽然我这当局者一直否认。

于是我们几个死党就一起进馆子,海天海地喝起来。喝酒真的不是什么难事,把嘴巴张开,倒进去就行了。别看苏菲是个女孩子,可是她也上酒桌的,喝起酒来,那也敢称作是一个海量,读者朋友们,我看就没几个人能喝得过她。什么,有人问,听儿酒量怎样?我告诉你,听儿的酒量,怎么说呢?我想读者朋友们要想和她喝,那也得先掂量掂量自身有多深,因为这么多年,我就没看见她醉过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控制的比较好的缘故。不过这也是废话,你见过酒桌上,哪个男人死皮赖脸,一个劲的催人家女孩子喝酒的?灌女孩子酒,除非他另有目的。

我想这可能有两个原因,第一个原因是我们那里民风淳朴,待客都是用海碗喝酒,于是大家都酒量很深,这样的抗酒基因就遗传下来了。第二个原因就是和性别体质有关,你忘了女人是什么做的?是水做的啊,那把酒水倒进水里,会有多大影响呢?男人呢?男人就不同了,男人是泥做的,倒一杯酒水进去也许无所谓,要是你多倒几杯酒水进去,那你就等着和稀泥吧。

不过那天我想的倒不是这个泥和水的问题,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,于是我就单刀直入,直接问当事人了:“哎,我说你们两个,是不是又和好啦?仿佛又在蜜月期了。”苏菲和腾冲的关系,我就一直闹不明白,两个人好起来的时候,藤缠树,树缠藤死粘在一起,刀子都劈不开,要是两人闹矛盾了,那就你瞧我,我瞧你,死都不顺眼,互相都往死里掐。他们就这样风风雨雨一直闹了好多年,闹出了很多曲折和事故,仿佛一个超级长的电视连续剧,波澜起伏。不过那是另外一个故事,这里就不做阐述了。

但是现在,这两位主角肯定是在蜜月期间,于是两个人就对我瞪眼,一致对外,都和我干了一杯。放下杯子,我就说暂停,咱不能这么喝,搞一对二,太不公平了。于是他们就说到了听儿,因为他们是知道听儿出去旅游了,所以就问听儿什么时候回来。我说我也不清楚啊,大概就在这两天了吧,恩,到时候她回来了,我们再一起喝酒。他们说好啊好啊,接着又告诉我,你知道听儿的高考成绩了吗?我说,知道了啊,631分!

哎,真是太牛了,那么高的分数啊。你知道听儿创造了三项什么记录了么?这三个记录现在可是在我们县城里面,传播的沸沸扬扬啊。他们一脸惊叹。

什么三项全能啊?我有点糊涂。

于是他们就解释,第一个记录,在此之前,理科这片天地,我们县里从来没有女生拿过高考状元,一直都是男生的传统保留田,今年听儿打破这一记录了,她以一介女流之身笑傲江湖,独占魁首。第二个记录,在此之前,我县的高考成绩,历史记录是625分,这一次,这个记录再次被听儿刷新了,631分!。第三个记录,也就是现在县里传播得最为沸沸扬扬的记录了,也就是状元居然填报了一所一般的大学,至于为什么会这样,县里已经流传好多版本了。嘿嘿,不过我们倒是知道最接近真实原因的版本,他们一起把头朝向我,开始三堂会审,“说,你小子用的什么美男计,居然说服了听儿报考你的学校?”

我在惊叹怎么到处都有八卦啊,看来中国老祖宗的这个传统确实得到了发扬广大。我说我要是能说服听儿,那就是好事了,我倒是一直不要她报考我们学校,而是要她报考北大的!我叹了口气说道。

切,你小子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死党们一起拿白眼丢我。

是的啊,我慌忙辩解,我自己都在计划,要完成当年没完成的任务呢。恩,我要考研究生,就报北大!

报什么北大,还是出国吧。王直说道,北大的文凭也就那么回事,你出国好了,随便混一个三流大学的文凭,回中国来,都可以当海归派,享受北大生都没能享受到的待遇。

哎,我也知道是这么回事。不过,当年当了逃兵,现在我心里总有个那个疙瘩,死难解开的。算了算了,不说了,喝酒,喝酒。

是啊,中国社会,就是这个样子。虽然你知道就是这么回事,可是你不能说出来,还得跟着这回事走。有句话怎么说的,我们只能适应社会,而不能创造和改变社会。创造是上帝的事,不过他老人家是国外的,好像也管不到中国这片天吧?

那一次,我们都喝醉了。

我一直到快开学了,都没等到听儿回来,我都想她是不是快玩疯了,都要忘记读书这么回事了。奇怪,电话也不打一个。开始的时候,我还暗暗说,慢点回来也好,省得我请客喝酒,就他们那几个死党,那么能喝,还不把我喝穷喝破产才怪!

问她外婆,也说不知道。

那时候还没有QQ,要不然我就给她QQ留言了,要不弄个QQ千里眼也行。

郁闷,郁闷极了。

直到假期的最后一天,我都没有看到听儿。

最后我不得不一个人,跳上了返校的火车。

我们是9月1日开学,新生报到,在一个星期之后。

我到校后的任务,就是准备迎接新生。前文忘记交代了,我是我们学院的组织部长,所以这个迎接新生的任务,就是由组织部具体负责。唉,组织部长也不是什么大官,所以前文不说,也是情有可原,希望大家也理解,不要扔我东西,还是那句话,鲜花除外。要是哪天我当了省委书记,那么我每次上天涯社区的时候,一定每次都会先隆重的自我介绍,绝对每次都不厌其烦。OK?

我是省委书记阿龙哥哥,这样的介绍行不?是不是有点感觉怪怪的?

是的,那时候的我,心里就是有点感觉怪怪的,因为没有看到听儿,也没有听到她的任何信息,恩,心里就是感觉怪怪的。

22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 ...  下一页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
..:彩云之南.::.同心飞扬.::.:.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1-2011 yntz.Net yntz.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
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: QQ 148434900    微信:148434900 Email:mywebbox@tom.com  
云同聊天室管理:QQ 148434900     管理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