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强暴的人生(下)
2019-02-24 11:28:58 来源:网络 编辑:知雨 作者: 点击: 评论: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G

和梅子的庆功宴上我又喝多了,这次宴席有梅子、我、若非,还有他们的女儿樱雪。记得我和梅子很疯狂,像是世界末日前的聚会。若非笑了,说你们别吓着樱雪。樱雪是一个白皙的小女孩,一尘不染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乖宝宝。她会背诵很多诗词,竟然在席间背出了"东风恶,欢情薄——莫莫莫!"我说,天啊,你们把她教得太早熟了些吧?

若非说,没事,其实她根本不懂其中的含义,就让她学习音韵呢。

是的,我们在说一些话的时候,是否真正明白其中的含义?我们永远都是孩子。

梅子说明天给我放假,让我构思下期的题材。

"我知道你是个鬼东西,"她看着我说;我说,你也很有眼色,该出手时就出手。我们啪地对击了一掌,笑了。

我不知道下期该是什么题材,一开始做的好,后来观众的期望会越来越高,于是越来越难。我有些怀念曾经痴狂地守在电脑前,一遍遍刷新自己信箱的寂寞;我去了一家网吧。

我进了一家同志网站的聊天室,用最具挑逗性的名字和每个人打情骂俏了一番,嚣张地翻江倒海,而且不带一句脏字。当有人问我"是A是O",我还不明所以,等弄明白了扔过去一句"O你个头!"就下来了。然后我发觉这种放纵与自己曾经在胭脂河桥的招摇是异曲同工,哪里都不比哪里高尚,谁也不比谁脱俗;然后我发现在哪里都是一片空无,无论是渔场,网络,还是酒吧。

我还是在本地一家同志网站的交友栏发了个广告,署名是寂寞阳光,记得是措辞很简单的几句话,没有涉及自己的形象。可能因为简单而显得不平凡,因为现在网上的广告中充塞着身高、体重、年龄和相貌的描述。

自己究竟想要些什么?在期待些什么吗?

我想,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一点点的希望,意外的希望。

思路不畅,我不知道下期节目的内容;我的眼前总是浮现梅子快乐的一家,若非,樱雪——心里酸酸的,一点点的心痛。

真正得到题材还是由于第一期节目播出后的观众来信。这封信发自邻省一个边远乡村,举报当地乡政府领导以权谋私,鱼肉乡里。梅子背上了器材,笑笑地说,走吧?这期我们拍农民兄弟。

我们两个的心情很急切,虽然我不肯定这是否是个好题材。在那个海滨城市的时候我听说内地一些山村还有"推四邻"一说,实行几家邻居联保制度,互相监督,如有一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,几家遭殃,房子一起推倒。我是赞成计划生育国策的,可是惊愕之余也觉得这些乡村领导过于野蛮,这不是秦朝的"连坐"吗?也许我们这次要采访的已经是不是新闻的新闻,更不是什么特殊的人生,而是一种习惯,恶毒而愚蠢的习惯成自然。

为了不引起注意,我们两个坐长途车到县城,又搭了两个小时的拖拉机直接进村。到了之后,发现情况比想象地要严重。我们找到了举报人,他是这个破败的山村唯一的中专生,也是一位民办教师;而他要向我们反映的并不是几个月没发工资,以及村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了。他偶然在县城同学家看到我们的节目——这个山村没有一家有像样的房子,更别提电视机了。他悄悄地领我们走进一户人家,行踪诡秘,仿佛一个地下工作者。那家的房屋尤其破败,我们见到了一个驼背的婆婆和一个八岁的孩子。

婆婆一身黑衣,一双暗淡的眼睛,已经没有了人气。她丈夫早亡,唯一的儿子在半年前被人打死;她的双手被打残,卤过的凤爪那样悬挂在胸前,不住地痉挛盲目地抖动;她甚至没有气力给我们倒碗水喝。

34页 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 ...  下一页 

上一条:
下一条: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
..:彩云之南.::.同心飞扬.::.:. 云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1-2011 yntz.Net yntz.cc 滇ICP备05001819号 同志交友
云同网客服及广告联系: QQ 148434900    微信:148434900 Email:mywebbox@tom.com  
云同聊天室管理:QQ 148434900     管理登陆